於此世上 人生無常

柳城雪

 

 

正赶上柳城的雪,扬扬洒洒下了半边天。

铅灰的云层,呼啸的东风,和城内堆积的雪色。

柳城三醉二异,其一醉醉在冬雪,柳城的雪似好酒,又似美人。烈便烈在初雪,柔便柔在雪后。

而论异,其一异则异在顾家。

顾家相传一年四季如春,顾家老头生得一女儿堪称绝色,又老来得子,如今顾家可算是风光,庆祝的庆祝,热闹的热闹。凡是与顾家有过交情的,都能上门讨一壶好酒。

这事江湖上闹得沸沸扬扬,现已成了饭后闲谈里的首榜话题。

细听是一个颇为清亮的女声,“你有所不知,现如今想在顾家讨一壶酒可难啦。”

后者疑惑道,“咦,这又是为何?”

“顾家老头的姑娘性子可刁了。”前者仍一幅笑嘻嘻的模样,“说她因为冬雪身体抱恙,近来又染上风寒,把顾家老头心疼的,酒都拦下不许送啦。”

后者小心翼翼地点道:“嘘——这话得轻些,可别让人听了去!”

“嘿,……哎!上路了!”

后者如梦初醒,“哎,这酒又与风寒扯上了劳什子关系?”

 “呆子!”前者笑骂,牵过客栈前的一匹身无杂毛的上等马匹,“没听说柳城其一醉醉在顾家酒,顾家酒乃一等一的烈酒,烈酒御寒。”

后者道,“她贵为小姐,怎会饮酒,怕是你自个儿多想了罢……?”

后来的话儿便听的不是太清了,这话茬儿便止到了这儿,随着这东风刮进他人窗子了罢。

柳城初雪,便在这一夜之间席卷走了泛凉的秋意。


评论
热度(8)

© 盏以 | Powered by LOFTER